圣诞庆典泡汤 难民遣返遇阻 柏林袭击是一场政治灾难

2016-12-29 10:43:00 环球时报欧洲版 乌兰 分享
参与

  【欧洲版驻德国特约记者  乌  兰】即将过去的2016年,德国人经历了一个不寻常的圣诞节。12月19日,恐怖分子在德国首都柏林制造惨案,致使12人罹难,48人受伤。12月23日上午,刚得到柏林恐怖袭击嫌犯在米兰被意大利警方击毙的消息,当日下午在德国人口最多的北威州便传出,有两个嫌犯计划对奥博豪森市的大型购物商场实施炸弹袭击,幸好被德国警方及时发现,但德国人的神经还是再次绷紧。

  德国总理默克尔与突尼斯政府紧急磋商“遣返”

  12月25日,圣诞当天,1.8吨二战盟军的炸弹不合时宜地在巴伐利亚州古城奥格斯堡“现身”,由于其“体型”巨大,当地政府不得不紧急疏散了5.4万居民,这是二战结束以来德国最大规模的疏散行动,近3万户人家的圣诞庆典因此泡汤。

  这还不是最令人懊恼的。据悉,柏林恐怖袭击嫌犯阿姆里和今年7月在法国制造尼斯惨案的凶犯布哈勒都来自突尼斯。为此,德国总理默克尔紧急与突尼斯政府磋商并表示:“遣返程序需明显加速,被遣返人数必须显著增加。”

  在西方国家看来,突尼斯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之后,唯一步入民主化进程的“民主国家”。根据德国新的避难法草案,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被定为安全的来源国。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呼吁左翼党和绿党,不要再反对新避难法,以便尽快展开针对这些国家国民的避难审核和遣返程序。

  据德国N-TV网站报道,12月24日,数百名突尼斯人聚集在首都举行抗议活动,他们高举着“向恐怖主义说不”的标语,抗议西方国家遣返极端分子。当天,突尼斯的一些非政府组织还收集到了1500人的签名。对此,德国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在接受《星期日图片报》记者采访时,发表了措辞严厉的讲话:“(突尼斯)政府要准备接纳本国的人民,(这一原则)要与其他政治领域,譬如经济援助联系在一起。”

  看来,柏林恐怖袭击的影响已经超出了欧洲的范围,已引起了远在北非突尼斯民众的忧虑。突尼斯虽是难民的输出国,但是为了自保,是否会在难民遣返问题上跟西方国家设置障碍?

  极端分子与民粹“联盟”

  据德国之声中文网12月22日报道,国际媒体对柏林袭击事件尽管反应审慎,但还是给出了各种结论。

  意大利《晚邮报》形容柏林的袭击事件:“大量迹象显示,火山已在振荡,随时可能爆发”。该报强调,鉴于迄今发生的多个袭击事件,德国人已有准备,采取了大量安全措施,然而,袭击手段实在繁多。这次显然是其中的一种获得了成功。

  另一家意大利报纸《共和国报》警告说,对此不应做出过度反应。该报说,“我们所能犯的最严重错误将是,以对在这里寻求避难的多数人持歧视性立场而作为对极少数人野蛮行径的反应。”该报强调,人们应明白,自2001年“9·11”事件发生以来,人类面对的也是一场文明之战,“仅仅是对我们的民主价值、尊重和团结精神的捍卫也能构成反恐壁垒”。

  英国《卫报》认为,伊斯兰恐怖主义极端分子和在西方方兴未艾的民粹主义右翼构成联盟关系,“他们相互补充、互为犄角”。《卫报》认为,最大的危险来自民粹主义。该报称,对穆斯林的仇恨以及如影随形的“集体惩罚诉求”会不断增加,公民自由将被收紧,加入左翼阵营、反对种族主义、赞同对难民表现出人道精神的人士会越来越被视为内部敌人。《卫报》担心,在远景上,民主制将因此被淘空:“西方难以阻挡的颓势将继续——不是因为所谓的伊斯兰化,而是对穆斯林和外国人的害怕情绪所产生的政治后果。”

  都存在遭受恐怖袭击的危险

  不过,安全问题专家穆图在法国《费加罗报》上撰文表达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强调,必须看到,欧洲已不存在任何一个国家不会遭受恐怖主义袭击的危险,尤其是像德国这样参与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的国家。因此,“欧洲所有负有政治责任的人都应从这一最新事件中汲取教训:一个国家在展示良好愿望前,必须首先保护其公民,而这位德国女总理在开放德国边界时,显然低估了她由此加诸于本国和欧洲的风险”。

  同样来自法国的《世界报》认为,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地位已经削弱了。该报指出,曾几何时,默克尔享有安全担保人的名声,“然而,一年来,这一形象已明显受损,尤其是那桩事件造就了一个广泛的梦魇: 2015/2016跨年夜,约1200名女性成为性侵受害人”。该报指出,柏林袭击案有可能带来相同后果:“倘若这次杀人事件变成政治灾难,那么,其原因便在于,它让默克尔女士陷入自设陷阱……数月来,这些人一直在警告说,对国家而言,默克尔总理已然失控。”

责编:曹堯